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大明天下34
大明天下34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_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

地址发布页:

第三十四章 最毒是诛心

    日正当空,北镇抚司诏狱内却阴森刻骨,牢房四周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刑具,

    上面血迹斑斑,有的已成乌黑色,不知侵染了多少鲜血。

    王玺如今是血葫芦般挂在木架上,再一次晕了过去,上身只着了一件棉布褡

    裢的

    ▲最?新ㄨ网?址∵搜╚苐?壹▽版╕主╓综╜合ξ社?区?

    杜星野呸了一口,扭回身来到在案几后据座的丁寿旁回禀:「大人,这小子

    嘴硬的很,只说他心怀忠义,才引了郑旺入宫,别的一概不知。」

    丁寿以手帕掩鼻,遮盖着地牢内血腥潮湿的味道,皱眉道:「三木之下,何

    求不得,老杜你就这点本事?」

    杜星野脸色难堪,拱手道:「大人,您瞧好吧。」

    用水泼醒了王玺,杜星野阴森森的贴着他道:「小子放明白点,这地方是锦

    衣卫诏狱,有些东西爷们也是到了这才长得见识,亮出来怕你消受不起。」

    王玺脸带冷笑,别过脸去。

    伸出拇指,赞声「好汉子,」杜星野将一根铁条扔到火盆里加热,介绍道:

    「等一会这烧红的铁条会从你大腿上穿过去,你会闻到一股焦臭的烤肉味,别怀

    疑,那熟肉就是你自己的……」

    看着王玺脸色变得难看,杜星野得意的又将一壶水架到了火盆上,「等一会

    儿水烧的滚烫,直接浇到你身上,再用这个,」拿起一根铁刷,「帮你好好洗洗

    澡,北镇抚司管这叫什麽来着?」

    旁边的力士陪衬道:「回杜爷话,叫刷洗。」

    「对了,就叫这名字,哎唷,那个时候你就看吧,你那身肉就像煮烂的猪头

    肉一样轻松被刮掉,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看见自己白骨的噢。」杜星野举起铁刷,

    故作惊讶道:「瞧瞧,这帮小子平时多懒,这刷子上还有些上回用刑时刮下来的

    碎肉呢。」

    王玺脸若死灰,连丁寿听得胃里都直翻腾,这杜星野平日怎麽没看出来,有

    这麽强烈的施虐属性。

    凄然一笑,王玺咬牙道:「大人既然认定小人有罪,左右是个死,怎麽死法

    听从大人发落就是。」

    嗯?杜星野暗道这小子真邪门,这样还不招,「好,老子成全你。」

    「哐当」一声,牢房大门打开,一双白色皮靴缓缓走下,「听说人被捉了一

    上午,现在还没拿到口供,啧啧……」丘聚走进大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

    眼睛仿佛享受一般,旁人闻之欲呕的腐烂血腥之味在他鼻中仿佛饕餮美食,甘之

    若饴。

    「丘公公所爲何来?」毕竟在人手下厮混过,丁寿还是客气的很。

    丘聚闭目不答,丁寿将询问眼神投向了随后而入的白少川。

    白少川仍是白衣如雪,轻展折扇,笑道:「六百里驿道加急送过来的黄河鲤

    鱼,督公让趁着新鲜给丁兄送过来两条。」

    丘聚睁开眼睛,围着王玺转了两圈,兴奋的搓手,语气热切道:「是个硬汉

    子?寿哥儿,可要咱家帮忙,咱家的手段可是不赖,是吧老杜?」

    自打丘聚进了门就瑟瑟发抖的杜星野闻听叫到自己名字,一下就跪了下去,

    当当磕了几个响头,却说不上来话。

    看着手下如此不争气,丁寿满是无奈,「劳公公费心,丁某自有办法。」

    「真的不用?」丘聚还不死心,他最喜欢将这样的铁打的英雄豪杰折磨成软

    骨爬虫,至于招不招的,他却不在意。

    「且用过午饭,给公公展露在下手段,这锦衣卫厨子的手艺可是不赖,别浪

    费了督公的好食材。」丁寿伸手礼送几人,又命道:「给王壮士上药治伤,别有

    个好歹。」

    丘聚失望的摇摇头,步上台阶,边走边絮叨:「说起手艺,谁能比得上罗祥

    那小子,你没口福,每次回京都赶上他出去采买……」

    ***    ***    ***    ***

    锦衣卫的金疮药确实不差,王玺上药后不久就渐渐回过神来,血已止住,但

    身上伤痛更加清晰,王玺闭目默诵《太上元天垂文秘书》,以心中平静慰藉肉身

    伤痛。

    牢门再次被打开,王玺强睁开肿胀的眼睛,见两名窈窕女子进了牢房,来到

    他的身侧,贴着耳边吐气如兰的轻声道:「壮士,奴婢奉命伺候。」

    王玺心中冷笑,这就是那年轻的朝廷鹰爪的手段,酷刑之后用色诱,实在小

    瞧了圣教中人。

    两名女子没再多言,罗裳轻解,露出半裸娇躯,雪白的肩膀下,粉白椒乳和

    鲜红乳晕相映刺目,一名女子转到他身后,丰满玉体伏在他的背上轻轻揉弄,另

    一女子纤纤玉指拨弄了他的乳头几下,便顺着胸肌一路向下,在腰腹稍一停留,

    探手而入。

    「嘶」,王玺抽了一口凉气,玉指轻巧拨弄,很快将胯间的死蛇逗弄起来,

    后背两团软肉厮磨,浑身上下的通畅,连身上的伤痛都觉得好了大半。

    腰带松开,粗布裤子滑落,在女子不停捏弄两颗卵蛋的挑逗下,粗大肉棍怒

    指天际,王玺喉咙滚动,这两个女子容貌比小白鞋不知强上多少,快活一番死了

    也是风流鬼,圣教中事自不会泄露,不过既然被用上了美人计,那王爷就给你来

    个将计就计。

    闭着眼睛享受,王玺粗声道:「快,我要……」

    感到下身套弄更疾,两名女子配合的将螓首双双搭在他肩头,娇喘道:「壮

    士想……要……奴家……却……不想给。」

    王玺闻言猛地睁开眼睛,眼前却见到一个中年郎中手持金针,快速地刺向他

    「曲骨」、「气沖」、「会阴」、「长强」几处穴道,出手迅疾,认穴精準,爲

    王玺生平仅见。

    「你,你们要做什麽?」王玺惊怒道。

    两名女子退后整理衣服,娇嗔道:「爷,让婢子讨这臭男人欢喜,真真委屈

    了奴家。」

    哈哈一阵笑,丁寿与丘聚等人也下得牢来,走到二人身边,双手同时用力,

    啪的一掌拍在二人翘臀上,打起一波臀浪,二女娇声呼痛。

    「且先回去,爷晚上好好补偿你们。」丁寿邪笑道。

    又转头对收纳金针的郎中道:「金书,做得好。」

    梅金书躬身施礼,「爲世叔效力,应有之义。」

    看着王玺胯下因被施金针,血液无法回流,犹自高翘、青筋暴露的蠢物,丁

    寿笑道:「王壮士不愧堂堂伟男子,瞧这本钱想必也是床上大丈夫。」

    王玺怒瞪着他,不答话。

    丁寿不以爲意,继续道:「丁某敬佩阁下这身铁骨,有心爲阁下脱罪,却苦

    无他法,方才用饭丘公公与某说,宫内火者杂役不足,丁某豁然开朗,壮士净身

    进宫当能免了这死罪。」

    「进你娘的宫!」王玺怒吼。

    「瞧瞧,您这脾气进了宫哪还有好,得改改咯。」丁寿自顾自说道:「蒙皇

    上恩赐功名后,丁某就改了性情,见不得刀啊剑啊的这类凶器,可不用刀怎麽去

    得了这是非根呢。」以掌作刀在王玺下腹比划了下,王玺一阵心惊肉跳。

    丁寿展顔,「幸好,今儿个午饭还留了些下脚料。」

    只见钱甯捧着一个木盆走了过来,来到王玺身前放下,尽是鱼鳞鱼肠等秽物,

    腥味扑鼻。

    王玺还没弄明白怎麽回事,就见杜星野抱着一只大黑猫走了进来,「喵」的

    一声,尖牙厉爪凸显。

    钱甯嘿嘿一笑,拿起一把小毛刷蘸上盆里秽物向王玺肉棍子刷了起来。

    「我草你奶奶,操你祖宗十八代。」王玺扭动身子尽力闪避,却被锦衣力士

    按住身子,不得轻动。

    丁寿不以骂声爲杵,轻踢了钱甯一脚,「刷仔细点,别一次刷这麽多,万一

    不合猫儿的口味,这事咱第一次干,估计得净个三四次才弄得干净。」又转身安

    慰王玺,「放心,这边有江南名医梅大先生坐镇,断不会让兄台半途咽气。」

    「我操你……」王玺声泪俱下,「我说,我他妈都说,快别刷了……」

    「你们到底是什麽人?」丁寿挥手让钱甯退下,冷冷问道。

    「某乃白莲教大行堂京师分坛香主。」

    「白莲教?」自从永乐年间唐赛儿造反失败,行蹤不明,已有数十年未闻白

    莲妖人,不想如今搅得满城风雨的竟是他们。

    「蒙元无道,天下大乱,豪杰并起,白莲、弥勒、明教三教合一,共尊明王,

    携手驱逐鞑虏,可大业即成,爲何只有你朱明一家僭越称帝,将我等打爲邪教妖

    人,如今教主十年磨一剑,重振圣教,弥勒降生,明王出世,圣教大业可期,哈

    哈……」王玺状若癫狂。

    丁寿又问了几句,白莲教自教主以下,设左右双使,青阳、白阳、红阳三坛,

    大智、大行、大悲、大愿四堂,另有五莲使者独立三坛四堂之外,各地香主见五

    莲令如见教主,听从号令,他此番便是奉了金莲使者之名。

    这人已是弃子了,丁寿断定,京师分坛的党羽在散播谣言中已被捉了大半,

    其他人从王玺处得知也不过是小小鱼小虾,至于堂主、使者一级的只有他们来传

    令,王玺却不知道如何联络。

    摇了摇头,丁寿转身对丘聚道:「

    'w^w^w点0`1"b"z点n'et

    丘公公,小子这麽做你看可满意?」

    自打丁寿摆出要帮王玺净身的劲头就一直默默无语的丘聚看了眼丁寿,点点

    头,带了白少川出了北镇抚司。

    打起轿帘,白少川扶着丘聚上了他的绿呢大轿,刚刚放下帘子,就听里面传

    来声音:「小川。」

    重又掀开轿帘,探进半个身子,白少川笑问:「公公还有何吩咐?」

    轿内丘聚闭着眼睛,轻轻说了句:「别招惹这小子。」

    「啊?」

    「这小子,比我们东厂还狠。」

    白少川笑道:「公公说笑了,丁兄本就是东厂的人。」

    蓦然睁开双眼,两道精光射出,丘聚一字一顿道:「东厂只是杀人,这小子

    却在诛——心。」

    ***    ***    ***    ***

    诛心,丁寿喜欢这个词,也喜欢这麽做,因这法子有用,不止于对王玺,眼

    前这个糟老头子一样适用。

    「郑老皇亲,有得罪之处,下官给您赔罪。」屏退下人,丁寿便上前给郑旺

    行礼。

    「小哥,这是干什麽?」冷不丁一下子将郑旺弄得手足无措,忽地反应过来,

    「你已经知道我是皇亲了,哈哈,你果然知道了。」

    怕这老头子兴奋过度一下子厥过去,安抚住手舞足蹈的郑旺,丁寿一脸诚恳

    道:「下官多方查访,已查证确有其事,可老皇亲,下一步怎麽打算?」

    「打算?」郑旺一愣,随即大笑道:「还用说,皇帝外孙把我女儿救出来,

    再拜拜我这外公,一家团聚,给我封个大大的官,给我种不完的地。」

    看着郑旺将两手比的不能再大,丁寿歎气道:「老皇亲,您不知道打那日您

    那一闹,如今京城满是风雨,都说……」

    「说什麽?」

    「说皇上不是先皇所生,是从外面抱养的,得位不正。」丁寿一手拢住嘴小

    声道。

    「放屁,他们放屁,皇上就是我闺女和皇上生的,也只会是和皇上生的,我

    的外孙就是皇上女婿生的皇上。」这些年心中只有这一个期望,如今有人要将这

    美好的期望打破,郑旺言语错乱起来。

    被一阵「皇上」吵得头晕的丁寿连忙制止,「老皇亲,您晓得那个帮你进宫

    的王玺是什麽人,他是白莲教的妖人。」

    「白莲教?」

    「打太祖爷开始就想着造反的邪教,王玺借着您的由头将谣言散布出去,先

    皇有十几个兄弟,谁不想着当皇上,若是今上得位不正,怕是就要起兵造反,那

    时候天下大乱,白莲教就能渔翁得利,他们自个当皇上。」

    「他们也配,皇上是谁都能当的,那是……那是紫薇星君转世。」郑旺想起

    来戏文里好像是这麽说的。

    「皇上不是谁都能当,可谁都想当,您老这麽一出,起码您的外孙当不得皇

    上了。」

    郑旺一把攥住丁寿袖子,「爲何?」

    「唉,皇上当得不易啊,若皇上铁心认您,那太后成了什麽了,

    ¤最#新§网△址▲百▽度ㄨ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囚禁国母的

    罪就落实了,太后能乐意麽,保不齐就会对皇上……」丁寿伸手在脖子上横切了

    一下。

    「他们敢——」郑旺瞪大眼睛。

    「嘘——下官在宫中伴过圣驾,皇上连吃零嘴都有大臣盯着,后宫管着,若

    是在皇上的吃食里面……」丁寿住口不言。

    郑旺呆呆的坐了下去,身爲皇亲是他存活的依仗,今人话就是生活理想,理

    想都没有和鹹鱼有什麽区别,作爲有理想有目标的郑老皇亲,做梦都想风风光光

    的衣锦还乡,可是认了皇亲就没了皇上,那这皇亲还他娘的做个什麽劲。

    「小哥,哦不,大人,要是我说一切都是被人所骗,才胡乱做了那档子事呢。」

    郑旺希冀的问道。

    「皇上倒是无碍,就是您老,唉,擅闯宫禁,妖言惑衆,怕是躲不过菜市口

    那一刀啊。」丁寿唏嘘道。

    「这一刀年前就该挨了,现今活的都是赚的,我认罪便是了。」郑旺老脸绽

    开笑容。

    「老皇亲厚德高义,下官代大明百姓拜谢老皇亲。」丁寿躬身一拜,「您老

    放心,待皇上得掌大权,下官拼了性命也要将今日之事奏明圣上,爲您赠官还愿,

    风光大葬。」

    「当真?」郑老儿心中就这点念想。

    丁寿肃容,掏出一份供词,道:「这是另一份供状,将真情本末详述,请老

    皇亲签字画押,待得时机一到,上达天听。」

    老郑旺热血沸腾,撕下衣摆,咬破食指,便画了血押交给丁寿,丁寿妥善收

    好,「老皇亲还有何未了之事,请交待下官。」

    郑旺略一思忖,「往年听闻我是皇亲时,邻里乡党有许多人往家中送礼,我

    记了一本《聚宝曆》,只待风光之时偿还人情,如今只怕是……」

    「老皇亲重信然诺,可佩可敬,下官这就命人取来,这人情下官爲您还。」

    郑旺大喜,再无可恋,丁寿又置了酒菜,二人推杯换盏饮将起来。

    只将郑旺又灌得大醉,丁寿才得脱身,走到廊下,一名锦衣卫奉上一本书册,

    「大人,已经取来了。」

    丁寿接过翻开一看,哑然失笑,密密麻麻记了六百多人名,所送之物从酒食

    鞋袜到金银细软,真堪称后世的人情账,随手翻了一下,扔给那锦衣卫,「拿去

    烧了。」

    那校尉刚要转身,丁寿好像醒悟了什麽,道:「等等。」一把抢过《聚宝曆》,

    仔细翻看,终于看到了那个差点错过的人名:齐良。

    ***    ***    ***    ***

    朱漆大门被一脚踹开,一衆锦衣缇骑蜂拥而入,上前阻止的护院全被制住,

    丁寿率衆而入,高声喝道:「锦衣卫奉旨办差,无关人等回避,有阻挠者以造反

    论处,就地格杀。」

    府中下人不敢再动,一个十余岁少年被锁链拿住,一名华服中年人急匆匆的

    跟在后面。

    「爹、爹,救我呀爹。」少年狼狈不堪,不住惊叫呼救。

    「丁寿,这是驸马府,容不得你们锦衣卫嚣张。」中年人见到丁寿大声呵斥。

    「哎呦,齐驸马请了,令公子事涉白莲妖人,须拿到北镇抚司审问。」丁寿

    大喇喇的拱了拱手。

    「荒唐,吾家乃是国戚,岂会涉及白莲教,良儿年幼无知,更不会与妖人勾

    连,锦衣卫欲加之罪,本驸马要到皇上面前参你一本。」北镇抚司是什麽地方,

    齐世美驸马爷清楚得很,真要进去了,自家儿子估计连扯旗造反的口供都能交待

    出来,当即出言威吓。

    丁寿却不吃这一套,脸色一变,「驸马爷说的是,令郎年少,有些事必是有

    人指使,来啊,请驸马爷一并去说个清楚。」

    齐世美大惊,「丁寿,你敢……」,「哗楞」一声,锁链已经套在脖子上,

    在大力拉扯下,齐驸马一个趔趄险些栽倒,随后就跟着自己儿子被押出了府门。

    冷笑一声,丁寿挥臂:「细细的搜。」

    「遵命。」衆缇骑轰然应命,过瘾啊,以前翁大人在的时候虽说也是风光,

    却无今日张狂,直接沖进驸马府拿人,估计也就是永乐年间的老前辈纪纲才有如

    此跋扈。

    驸马府后堂,仁和大长公主身披软袍,高髻如云,正在抚弄新近得来的古琴

    「凤凰」,互听得外面人声嘈杂,眉心一蹙,「如雪,什麽人在外喧哗?」

    房门推开,一个与仁和年龄相近的宫装妇人走了进来,乃是仁和的陪嫁宫女,

    唤作如雪,如今脸颊雪白,没有半分血色,颤声道:「公主,锦衣卫来抄家,将

    驸马和公子拿走了。」

    「什麽人如此大胆?」仁和霍的站起身子。

    「劳殿下动问,乃是下官丁寿。」丁寿施施然走进屋内,沖着屋外喊道:「

    此乃大长公主居所,不得放肆,且把好院落,待某向公主请命后再行搜查。」

    院内锦衣卫遵命退到院外,丁寿扫了一眼如雪,轻声道:「公主可方便单独

    叙话?」

    仁和眼神示意,如雪退出带上房门,「驸马与良儿所犯何罪,丁大人可否明

    示?」

    丁寿俯身,伸出五指在矮几上的古琴上轻轻一轮,琴音清越,如行云流水,

    点头称赞,回首看向公主道:「昨日有人擅闯宫禁,妄出妖言,大长公主想必有

    所听闻?」

    仁和点头,如今满城风雨,她想不知道也难。

    「丁某已查明,这是白莲教妖人作祟,令郎牵涉其中。」

    「胡说,良儿年幼,平日只在府中读书,和白莲妖人有何牵扯?」仁和怒道。

    丁寿不慌不忙从怀中掏出《聚宝曆》,道:「弘治十七年,令郎在府中与郑

    旺饮酒作乐,赠予豹皮一张,马鞍辔一套,另有纱罗衣襦若干……」嘿嘿一笑,

    「这些东西都有公主府和驸马府的印记,下官已经命人取证,殿下可要看见实物

    才会死心?」

    仁和想起,去岁自己和驸马一日外出而回,儿子齐良说有一人自称皇亲,直

    入府中,他不敢怠慢,设宴款待,当时她夫妻二人只当来了个骗子,训教儿子以

    后不可轻信人言也就罢了,没想到却爲今日种下祸根。

    已知理亏,仁和放下身段,语气柔和道:「犬子无知,受人蒙蔽,还请丁佥

    事高抬贵手,通融一二。」

    「下官皇命在身,不敢懈怠。」丁寿拿乔起来。

    天潢贵胄岂能受得了这份拿捏,仁和怒道:「丁寿,你区区四品佥事休要欺

    人太甚,就凭这劳什子想攀附本宫,做梦,太皇太后前咱们辩个分明。」

    丁寿一脸无辜,「公主何出此言,下官怎敢孟浪定罪,只因慎重才有今日搜

    府得罪之举,」伸出袍袖在妆台上轻轻一拂,「再加上这些也就差不多了。」一

    尊弥勒佛像和几个纸人凭空出现。

    「你想栽赃?」仁和一声厉喝。

    「殿下言重了,」丁寿转过身子,绕到仁和身后,将脸贴近秀发,轻嗅发间

    桂花头油的香味,悄悄道:「古往今来巫蛊厌胜之术乃皇家大忌,下官读书少,

    不知殿下可否讲解下巫蛊之祸呢。」

    仁和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皇家对巫蛊之说从来甯可信其有,以汉武帝一代雄

    主旦被告知有人以巫蛊之术咒己即掀起大狱,从皇后太子到宰相公主皆不得幸免,

    牵连十万余人,想到自家若被牵扯进去恐怕阖府上下不保。

    「你待怎样?」仁和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丁寿一手揽上仁和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腰肢,仁和浑身一震,绷紧身子没做他

    言,丁寿嬉笑道:「那日下官跪在邓府之外,无缘闻得殿下雅奏,不知今日可有

    耳福?」

    仁和高耸的胸膛急速起伏了几下,平息心中怒火,跪坐琴旁,右手轻拨琴弦,

    左手按弦取音,一曲《阳关三叠》应手而出。

    丁寿散坐在她身旁,将下巴轻轻搭在香肩上,仁和厌恶的斜了他一眼,继续

    抚琴。

    丁寿闭目好似享受仙音,一双手却四下游走,时而攀上酥胸,时而掠过臀峰,

    仁和闭目缄口,凝神弹奏。

    「刺啦」一声,琴音一乱,月白下裳已被撕开一块,一大片粉臀玉股露了出

    来,仁和抿着双唇,将琴曲快速拨正,感受到一只大手从衣服破损处伸了进去,

    快速的游走到她双腿之间,她紧紧夹紧玉腿,不留一丝缝隙。

    那只手无路可下,却还在大腿根处游弋,不时拨弄脐下芳草,甚或将几根长

    长乌草缠在指尖,颇有拔起之意,就在仁和担忧之际突觉腋下一痒,另一只手绕

    过饱满胸脯在她腋下呵痒。

    身子一抖,两腿间才出缝隙,身下那只手便如拨草寻蛇,快速探下,虽说马

    上又再度夹紧,可那中指已按到那粒相思豆上,仁和只觉一股热力从下身升起,

    游遍全身,似麻似痒,身子再也绷不住了,两腿一松,热浪滚出,半坐在琴旁娇

    喘不已,至于自己如今弹得什麽曲子,天知道。

    丁寿将天魔真气不住按摩那粒红豆,清楚感受到那颗红豆不住胀大,随后夹

    住自己手的丰腴大腿一阵颤抖,三根指头如被水淋了一般湿漉漉一片。

    娇喘初定,仁和伏在案上眯着眼睛看向丁寿,「你到底要如何?」

    「你说呢?」丁寿一笑,又是「刺啦」一声,仁和胸前一凉,金丝压边的藕

    荷色肚兜显现,沈甸甸的胸脯已不是窄小的布料所能阻挡,大团丰硕和半边乳晕

    坠在一边,引人遐思。

    丁寿将手指用扯下的布条擦拭干净,富有侵略的眼神看向仁和,「你不怕抄

    家灭族麽?」仁和呢喃道。

    「这不正好。」丁寿伏在她耳边,轻声道:「只有抄家灭族的罪人才敢包庇

    殿下的滔天大罪。」

    仁和沈思,「罢了,就遂了你的愿,反正本宫大你甚多,也不算吃亏。」

    站起身来,拔下头上金簪,一头乌发垂至腰际。

    丁寿也站起身来,快速除去衣物,仁和平日穿衣由人服侍,比他慢了许多,

    待除去淡青交领上襦,丁二已然全身赤裸,看着他异于常人的庞然巨物,公主殿

    下满脸震惊之色。

    得意的用手捏住根部轻轻揉动,丁寿道:「怎麽,驸马爷没这本钱?」

    仁和红着脸轻呸了一口,转过身去继续除去那件已经破烂的月白长裙,难得

    看见这三旬妇人竟有这娇憨姿态,丁寿也觉有趣,待看到仁和弯腰除去鞋袜之时,

    丁寿不由一呆。

    又圆又白的翘臀展现眼前,两片肥厚肉唇之间嫣红一线,两侧草势蔓延,丁

    寿不再多言,跨前一步,手捏肥臀,挺枪直刺。

    巨棒入门,仁和忍不住「哎呦」一声,二爷只觉一阵肉紧,「殿下娃娃都这

    麽大了,怎的还如此紧致?」

    仁和一边适应这突来的饱涨感,一边回首白了他一眼,「夫妻敦伦有宫中所

    遣尚宫安排,自有定数,一年也不得几次,怎能受得了你这货色。」

    哈哈一笑,丁寿手搂着她腰侧,「既如此便由下官服侍殿下。」话未说完,

    下身已经连挺数十下。

    「哎哟……」被这狂风暴雨般一番鼓捣,仁和只觉心肝都一阵乱颤,臀部被

    他抱住,两脚离地,双手急忙想抓个东西扶持,却无处着手,只得将腰身尽量弯

    下,两手拄地,承受重击。

    房门忽地推开,如雪闯了进来,见到两人情境不由以手掩口,才没发出惊叫。

    仁和脸带红霞,「你……进来……嗯……轻点……进来做什麽?」

    「婢子听见公主惊叫,怕有闪失就进来看看。」如雪也非未经人事,但眼前

    景象还是让她脸红心跳,原本高贵无比的公主殿下如同母犬般四肢跪倒在地,那

    个锦衣卫的官儿骑在公主身上不住耸动,每次挺动都大力地将公主顶的前爬一步,

    这麽会儿功夫公主已然在房中爬了半圈。

    仁和看见身边下人盯着自己看,不由羞恼:「本宫没事,还不退下。」

    如雪连忙应是,便要退出,丁寿道:「慢着,你家公主需要有人扶持,过来

    帮忙。」

    「这……」如雪进退两难,仁和也觉得这样趴着太不像话,便道:「还不听

    大人的吩咐,快过来。」

    关上房门,如雪来到二人身边,丁寿肉棒一挑,顺势将仁和扶起,仁和扶住

    如雪双臂,身子埋在她怀里,扭动腰肢配合丁寿抽送。

    如雪观去,只见丁寿宛如雕刻的肌肉线条下,乱蓬蓬的黑色毛发间,一挑黝

    黑粗壮的肉棍在公主殿下圆滚滚的臀丘里不断进出,每一次撞击

    ╙寻△回△网∴址◣百§度◤苐◢壹?版∵主ˉ综?合3社□区ξ

    都带起一波白花

    花的臀浪,黑白辉映,刺人眼目,一次他抽的猛了,整根肉棒露出,近尺长的巨

    物上盯着一个紫红肉龟,还没得看清又快速没入了公主甬道,公主被顶的螓首一

    扭,闷哼一声,羞得她赶紧闭上了眼睛。

    眼不见,心却愈加烦乱,「啪啪」的肉体撞击和「噗呲噗呲」的摩擦声,如

    同魔音绕耳,将如雪心中扰得纷乱,猛听得公主一声:「来了……」身子往下一

    沈,急忙睁眼扶住,抬眼见那独眼巨龙

    ▼寻╕回⊿网°址∷搜?苐ξ壹╝版⊿主ㄨ综|合v社╕区↑

    颤巍巍在鼻尖前晃动,公主却瘫倒在地轻

    轻呻吟。

    丁寿看了她一眼,将仁和扛起放到榻上,分开她雪白修长大腿再度进入,半

    昏迷的公主殿下一声轻吟,迷蒙见又睁开眼睛,配合的将两腿盘在了他的腰间。

    一边耸动,丁寿沖着她道:「除了衣物上来帮忙。」

    如雪闻言心如鹿撞,自己陪嫁公主以来,也做些闺房助兴的活计,有时公主

    身子不便,还要上床代打,可这人没名没分的,主仆二人这麽伺候他算怎麽档子

    事。

    再瞧公主伸出玉臂搂住男人脖颈,吐出香舌水乳交流,暗道自己真的多想,

    主子已经这样了,自己还拿捏什麽,褪下衣裙,只着了贴身小衣亵裤,爬上床榻,

    扶住丁寿腰臀,帮助推搡。

    仁和心神迷醉,呻吟如有若无,只感到又痛又美,突然穴内一阵痉挛,身子

    如弓般挺起,修长脖颈再度伸直,一声嘶鸣由红唇中迸出,滚滚春潮再次汹涌而

    出,直喊得嗓音嘶哑,浑身精气宛如抽空了一般,沈沈睡去。

    不知多久,缓过神来的仁和满是疲惫,啪啪之声还是不绝于耳,身上却不见

    了丁寿,拨开床幔,见梨木圆桌上,丁寿按着如雪疯狂耸动,浑身赤裸的如雪呼

    呼喘着粗气,「太深了……不行……坏掉了……」一声轻叫,两条雪白大腿一颤,

    再没了声息,只余下白腻雪脯不住起伏。

    未曾尽兴的丁寿见仁和醒了,不由一乐,向这边走来,见丁寿又将主意打在

    自己身上,仁和吓得忙往床脚缩去,身子一动,带动下体一阵疼痛,只看小穴处

    红肿不堪,哀求道:「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你饶了我吧。」

    丁寿掏了掏耳朵,满是不耐,「殿下又不吃亏,怕些什麽。」伸手抓住仁和

    扯到榻沿,扑了上去,仁和浑身软绵无力,才想挣扎,丰腴柔嫩的大腿根儿便顶

    上了一条灼热坚挺的物事,骇得她娇躯一颤,无力地倒了下去……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